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业务范围 本网动态 常见问题解答 证书样本 法律法规 在线受理平台 软件著作权公告 联系我们

TOP

于国富律师出席“2011搜狐科技财富论坛”高端现场访谈
2012-12-25 15:18:10 来源: 作者: 【 】 浏览:251次 评论:0


    2011年12月28日,搜狐与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联合主办,搜狐产业新区承办的“高科技企业自主创新与融资 2011搜狐科技财富论坛”成功开幕。
    于国富律师作为受邀嘉宾参与了该论坛的高端访谈,并针对知识产权与创新之间的相互关系发表了重要意见。以下是该高端访谈的文字实录:
      【搜狐产业新区讯】: 搜狐产业新区携手北京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于2011年12月28日(周三)举办“高科技企业自主创新与融资——2011搜狐科技财富论坛”。以自主创新为核心议题,结合当下科技企业的融资环境,北京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会同搜狐产业新区力邀政府官员、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专家学者及新闻媒体,讨论当下中国科技企业的创新环境。(以下为实录稿件)
  【主持人】感谢彭先生的精彩演讲,相信彭先生对宏观经济走势的解读和预测,可以为今天到场嘉宾提供帮助和参考,谢谢彭先生!
  2011年,苹果的成功逆袭被认为是熊彼特”毁灭性创造“的现实版案例,彰显了创新乃企业永恒生命力的真理,现在,我们进入第一个主题论坛环节,就企业的自主创新与实践进行探讨。
  有请以下嘉宾上台,他们是: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和创始合伙人 于国富 先生
  北京金和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栾润峰 先生
  北京和隆优化控制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于现军 先生
  联东集团地产事业部品牌总监 曹小乐 先生
  同时有请本场对话的主持人 北京创新学会会长 路宁先生,有请诸位上台。
  【路 宁】:各位到场的嘉宾,各位朋友、各位企业家下午好,我叫路宁,是北京创新学会会长,受托来主持这次前半场的论坛,前半场是自主创新与实践,现在创新是非常热门的一个点,我们论坛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进行的第一个背景是北京创新学会和中国技术创业学会和科技部一直在研究一个问题,当然以科技部为指导了,就是现在的时代,根据我们研究的一个成果,得出的结论是自2005年以来世界进入了创新经济的时代,这个时代的表现美国在那个时候前后提出了创新美国,中国也是在2005年的前后提出了创新中国,欧洲也提出了关于创新立国的一系列的政策和制度安排。因此这个时代的看法,从知识经济时代向上走一个台阶,创新经济时代。创新时代是创新基本驱动力,比知识更高一层,知识和创新是什么关系无法展开,没时间。第二个背景是自主创新已经成了我们中国企业和其它所有企业的一个生命线,没有自主创新的苦头我们吃的太多了,所以第二个是自主创新的生命价值已经在企业当中得到了基本的共识。第三个背景就是全国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要稳中有进,进的基础是什么,进的基础就是自主创新。第四个背景就是我们国家现在面临国际的经济形势巨大的变化,国内的经济形势有所调整,这个时候我们该有所动作,从哪入手,从自主创新入手。最后一个背景是世界学界比较注意的,明年是熊彼特先生提出创新概念100周年,因此很多国家的学界在关注这件事情,创新100年来的路径、经验和教训,所以我们今天这个自主创新和实践的这个论坛,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来进行的。所以我能受托来做这个主持也感到很荣幸。
  下面我们有四位嘉宾,我们就请这四位嘉宾分别就他们围绕自主创新和他们企业的实践来每个人用3、5分钟的时间介绍一下各自所在的企业和平台和他们的做法。首先请联东U谷的曹小乐先生来说一下,因为他们联东U谷这些年做的很出色,特别是在他们做产业的地产,推动自主创新的平台,而且“走出去”,走出北京,开拓新视野有一些很有益的尝试,请曹总监介绍他们的做法。
  【曹小乐】:感谢主持人,感谢搜狐提供和大家交流的机会。我先简单介绍联东U谷,联东U谷最早从模板租赁起家的一家企业,从模板租赁,特种模板的制作和设计,成为全国最大特种模板的制作商和设计商,包括鸟巢等重大的工程都有我们的痕迹。而在九年前联东进入了产业地产的领域,在大家疯狂做住宅的时候,联东一直寂寞做产业园的开发,它目前是中国比较大的产业地产的专业运营商,我们主要产品是产业园和总部园两类产品,总部园基本是在城市中心、客服中心,为总部做一些独栋建筑,可以作为办公或者财务,或者研发,或者营销等等,产业园主要是为高端的制造、中试还有其他的实验提供一些高端研发环境、制造环境。而目前联东两种产品现在在全国五个城市,十二个园区同步运作,北京是两个园区,上海是四个园区,天津四个园区,无锡一个园区,沈阳还有一个园区,今年住宅遭到了一定限制情况下,国家对中小企业和产值的扶植情况下,我们要继续加力扩张,有可能进一步扩大这种产业园的覆盖量,而这种产业园商业运作模式目前在国内应该也就两、三家能做到这一点,联东目前来说产业园内聚集了2000多家企业,主要是为电子信息行业、医药行业以及新兴产业、制造业进行服务,我们服务除了厂址服务,还有资产出示,因为企业随着资产壮大会离开园区,但是剩下的厂房,总部资产当做融资处理,也可以提供中小企业发展融资的服务。同时也是各大银行寻找中小企业放贷方面也是重要的渠道。我们对2012年充满期待,也希望联东模式在2012年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路 宁】:曹总比较扼要的介绍了他们在现在经济形势下面默默走出了一条创新的路子,一会儿讨论问题的时候还有一些问题可以深入进行探讨。下面我们请栾总介绍金和软件
  【栾润峰】:感谢搜狐,感谢CCTV,搞错了,开句玩笑。创新天天看,天天谈,今天又来谈,创新是什么,我想大家不是来找答案的,创新其实大家没人每天都在做,所以我们不要把它看的很神秘。其实我在我的书中总结,创新就是5%的改进与改良,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认识的话,恐怕我们要吃苦,做企业是这样,做人是这样,做社会也是这样。金和18年发展历程中有没有创新呢?天天都有创新,我们无非把老祖先的东西与西方的科技东西结合起来在不断的改进改良,才有了今天能够为每一个公司资源,我们企业的高管,我们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带来他工作快乐、效率提高的管理软件。所以从金和的自身时间来讲,创新不神秘,是大家每人都能做的事情,也不需要大家每天都去谈。谢谢!
  【路 宁】:栾总,谈的很简略,但是很有深度的一个介绍情况。下面我们请和隆优化于总介绍他们的技术。
  【于现军】:我是和隆优化的技术总监,一直负责技术创新和研发的一块。今天参加搜狐这个活动非常的高兴,谈起优化来,可能在座的很多领导和专家有一些陌生,这个优化在国外西方已经有40年以上的这种历史了,而且产业化已经形成很大的产业,但是在咱们国家相对来说起步还比较晚,咱们国家各行各业搞基础建设搞的可以说是如火如荼,轰轰烈烈,但是我认为这个基础建设解决的问题应该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问题,但是优化运行,这解决的是这个企业从有到精,从大到强的这么一个问题,所以说现在优化,尽管在咱们国家刚刚起步,但是已经引起咱们国家高层的各行各业的领导高度的关注。这一块和隆优化成立的时间不算长,已经有六年的历史了。但是做这个优化确实是很南的这么一个行业,你如果想进入这个领域的话,必须有一种抱着十年磨一剑的精神,要沉得住,要非常的勤奋,因为这个领域是一个复合的领域,如果没有足够定力的话想在这个领域创新还是很难的。和隆优化经过那么多年的这种研发,现在刚刚敢说从爬到刚刚站起来了,所以这个领域相对来说确实是一个既充满诱惑,又充满艰辛的这么一个新兴的领域。
  我们公司用优化的理念做节能减排,节能减排这一块应该说是咱们国家“十二五”七他新兴产业之首,这一块采用优化的理念做节能减排应该说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这一块咱们中科院有一个原始叫王志珍,包括国家发改委有一些宏观经济研究的课题,优化的投入产出比可以到1:10到1:30,通过我们的实践也证明了确实是这样。那么优化的投入对企业来说投入很小很小,但是它创造的这种价值确实是几十倍的这种关系。如果在座想寻找痛苦可以进入优化领域,但是如果想寻找非常大快乐的话也请进入这个领域,这个领域还是充满很多诱惑的。
  【路 宁】:下面我们请盛峰律师事务所的于国富律师介绍一下他们盛峰律师事务所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法律服务,是他们的一大特色,这个对于自主创新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社会法律环境。
  
北京创新学会会长路宁          于国富主任律师             金和软件董事长栾润峰
 
  【于国富】:谢谢路老师,和咱们刚才几位老总不同,我们是做律师的,一谈到做律师,很多人就把打官司三个字想起来了,实际律师不是专门出了问题以后打官司的,律师实际上是为了企业界,实体界保驾护航的。具体到咱们今天会议的情况,咱们是在讨论创新,创新和我们目前主业,知识产权来讲应该说是同理的两个概念。为什么这么说呢?刚才栾老师也提到了说创新到底是什么,我们有我们的理解,我们认为创新其实就是我们知识产权里头经常讲的三性中的两性,我们专利的三性是创造性、新颖性、实用性,大家看创新就等于创造性加上新颖性,尤其是创造性。从咱们律师事务所的角度上来讲,我们对于创新来讲,就类似于在淘金的队伍中我们是卖水的,咱们高科技企业都是淘金的,我们在里头穿插着大家能够提供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的服务。从我们这么多年做下来,我们的感受,我们保护创新主要还是做了这么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挖掘、启发、启迪,有很多创业型企业,创新型企业他们存在很重要的误区,就是认为创新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认为自己既不是爱因斯坦,也不是爱迪生,这种发明创造让别人去干,我就是想挣点钱,很多人有这种观念,这是错误的,我们一直在去普及,在去布道,说知识产权保护里头离不开这些中小型的,创造型的企业,那么你们是咱们以后科技发展的排头兵。
  怎么去挖掘你的创新点,有很多的科技企业说我存在这个情况,大家每天做的就是这个事,不觉得这里头有哪些可以去当做创新来保护的。怎么办?我们启发如何挖掘你的创新点,避免那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申请专利证书,申请商标证书,还有著作权登记,这些东西做下来以后,起到一个固化知识产权的作用。葛优曾经说过21世纪最贵的是什么,是人才。但是人才你需要把他固化成你的财富,因为咱们现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都规定人才是自由流动的,自主选择职业。你的人才一旦跑到竞争对手那去了,一旦出去领立门户了就不再是你的价值,而成为你的负价值。如何在单位把知识固化下来,我们要进行保护,我们要进行确权,一旦申请了专利,这个人即便走了,他仍然用你原来的技术方案,这就侵犯你的专利权。
  第三个事是在前两个事基础上保护大家的知识产权,一旦有人侵犯了你的创新的成果,我们通过律师的对于知识产权法律的研究,我们去努力跟对方交涉,让对方停止甚至赔偿,如果没停下来我们可以代表企业起诉到法院,到仲裁委等等来把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下来,只有保护,只有做到能够对创新的保护,咱们企业才能够放心的去创新,这是我们努力在做的这么几件事。
  【路 宁】:谢谢于律师介绍保护知识产权和自主创新的关系,相互依托,送点水,给我们挖掘金矿的企业家们给以滋润。刚才听了四位嘉宾各自介绍了他们企业的情况,现在就有一些问题,我们要希望进行深入一步的讨论,比如说关于创新是什么,那么创新的源头到底在哪里,因为我在最近做一个课题的时候,调查全国大概800多家企业,大家到最后感觉有一些感觉是逐渐靠拢,有这么几个问题大家可以考虑。这些问题是企业碰到的,一个是创新的源头在哪,到底到哪去找这个源头。另外就是我们都说自主创新是推动我们进行战略转型的发动机,那么谁来推动自主创新本身呢?创新它核心的要素是什么。还有创新有规律可循吗?创新包含着灵感,是不是仅仅是灵感,创新需要资金,是不是仅仅有了钱就能够进行创新的,创新需要一把手的权力指挥,是不是仅仅有了一把手的指挥我们就有了自主创新呢,这一些问题大家都有的企业想过,有的还没那么想过,还有比如说对创新的管理,与对生产经营的常规管理之间有区别吗?这些问题今天我们希望能有所讨论,也请我们各位嘉宾不吝赐教,对这些问题一块讨论讨论。比如说创新的源头在哪里,请栾总跟我们聊一聊。
  【栾润峰】:大家坐在这,我不知道大家清楚这里是哪里,这一定清楚,是清华的校外,不在校内,大家不要以为是清华的人了。但是有一点是在里面的,这就是这个地方属于海淀,海淀是什么呢?海淀现在被国家定位叫创新的示范区和核心区,海淀这里如果还没有创新的话,那中国可以说没有创新,因为示范区在这里,核心区也在这。如果说中国有创新,源头就在这,海淀这个地方的源头在哪。我是海淀区的人大代表,刚刚参加了海淀区人代会,在人代会上我作了一个发言,我这个发言题目是以宿舍换取创新的灵感,这可能大家觉得有点好笑,你们不要觉得好笑,在座的大多数都是我们北京的高新技术企业,你们去看一件事就知道创新的源头在哪,什么事呢?你每天早上7点半到我们西二旗城铁站看一看就知道创新的源头在哪里了,可以这样来描述它。一列列13号线的城铁闷罐车塞满了满满当当的IT的民工,下车了,然后穿杂在卖油条卖豆浆的地方坐上公交车来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内衣全是湿的,浑身是汗,你说他能创新吗?一个小时才能定性下来,下午重演这样的故事,这创新的源头在哪里呢?所以在海淀这个地方我们现在不要太多的条件,我们建设这个园区以宿舍为中心,给每一个我们的全国各地投奔到海淀的人,这批人是25岁到30岁的年轻人,给他们6平方米,不要多,陈主任就是6平方米,6平方米的那一点点空间来换取创新的灵感,创新是要有环境的,创新是要有氛围的,创新是要有生活的。
  当然,在那塞满的列车里面我相信也有它的创新点,有人已经想出来了,这就是如何挤城铁,它也是创新,但是这种创新恐怕与我们的和谐社会不太靠边。所以创新的源头在哪?大家可以再去想。谢谢!
  【路 宁】:谢谢栾总,其实刚才栾总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中关村集中了一大批的知识阶层,很年轻,很充满活力。我们在调查当中也发现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的创新依托的根本东西是什么呢,依靠我们的智力创造,依靠我们对知识的掌握,依靠智力能力来推进创新。因为创新它一定是从无到有,而且是有所改变的,有风险的,这些年轻人是充满了创造活力的。这些人需要一个创新的环境,刚才于律师提的创新环境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因为创新它需要创新环境,包括企业内部的环境,企业外部的环境,法律环境、社会环境甚至文化环境。所以没有一个好的环境予以保护,大概创新者本身的创造性是很难激发出来的。而创新者的创造力是我们推动创新的基本动力。刚才栾总说了一下挤地铁的情况,实际从另一个侧面说我们现在对于创新环境的建设,对于激发创造者的热情和激情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下面我们再继续讨论一个问题,创新有没有规律可寻,是不是仅仅就是灵机一动,创新是不是仅仅是研发部门的事,这一点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很多老总的答案是不一样的,有的认为我们有了钱就行,也的认为只要是我不停的招一些进来就可以等等。刚才我们这个问题,创新的规律到底是什么,我们是不是请于总谈一下你的体会,因为于总做控制工作是很艰苦的,所以谈谈你们的感觉。
  【于现军】:现在咱们走把中关村跟硅谷相提并论,其实确实是已经到了跟他们相提并论的时候了,在硅谷每年会诞生1万多家的高新技术企业,但是也同时会死掉80%以上的这种企业,在咱们中关村每年诞生3000多家,同时也死掉2000多家,每年中关村会诞生1000多家的高新技术企业,但是死掉的那些企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有没有创新能力应该是至关重要的这么一个原因。创新这一块,创新的重要性就不说了。应该说我们公司六、七年的时间在优化控制这个领域里面摸爬滚打,确实有了一些很少的创新的成果,并且成果的转化率也确实非常高,基本上创新一个转化一个,这块想起了中科院王志珍院士有一个数据,他说中国的这种科技成果的转化率大概在25%,但是实现产业化的不足5%,这和西方的发达国家80%差的太远。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状?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咱们的土壤还不够那么肥沃。
  第二方面应该咱们作为科技创新的主体,我们的企业可能内功还不是那么太深厚。从我们搞优化控制的这些研发,这些应用来说,我们认为有这么几点。第一点你想真正取得很好的创新的话,你一定要对你所从事的这个事业以一种很痴迷的态度去从事它。第二个一定要有付出非常艰辛的勤奋辛苦,咱们提到硅谷,当时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时候,咱们国家大力宣传硅谷精神,什么叫硅谷精神,那个时候我记得非常的深刻,所谓硅谷精神就是每周工作7天,每周工作16个小时,我记得非常的清晰。你想创新的话,那么你必定要付出很大的艰辛。第三个要重于实践,我们认为用户那里是最好的创新场所。闭门造车,一直在实验室里是肯定不行的,所以我们这块说创新的源头在哪,我个人认为是在用户那里,只有你的创新满足用户的某种需求才能够创新,才能够实现产业化。第四点我是认为要有一种敢于班门弄斧。我们这个行业在中国刚刚起步不久,但是在国外像一些巨头的公司,像霍尼韦尔,像西钨公司等等这些公司像大象一样,我们充其量连蚂蚁都赶不上。但是我们在实际应用过程中,我们敢于跟他们较量。这一块也让我们的创新取得很少的一点成绩,但是这个领域空间是非常非常大的,这一块咱们国家需要基础建设,但是我们认为更需要优化,在优化里面的创新更加需要。
  【曹小乐】:创新的源头这事我们觉得首先是在于对用户需求的敏锐度,因为像我们的创新主要是密切盯住园区2000多企业生产和运营的情况去调整,另一点来说就是环境,联东之所以做总部综合体的原因是发现中关村智库高度密集,但是由于地价和地域规划问题,包括种种原因导致出现这种居住、研发、智库和总部分离,我们希望通过天津和无锡的总部园区,靠近天津大学,靠近浙大的核心小区做企业既有总部,又有研发,这种密集型和高端商业和高端公寓,让所有的研发纯粹盯住自己的主业,不要被这些由于城市的发展束缚导致莫大的干扰。所以这也是一种对环境再造。
  【栾润峰】:刚才讲规律的问题,创新有没有规律,我想大家可能会追求创新的规律,如果创新有规律的话,那咱们就可以培养出比尔盖茨和乔布斯。所以我的观点是创新是没有规律的,但是它有必要的条件、环境,对人类的创新而言,它的必要条件和环境我的看法是水和空气就足以。所以创新是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在于哪一方面,它是无规律可寻的,这才是创新之所以普遍,而又让大家摸不着头脑的一件事。
  【于国富】:既然是论坛,应该允许争论,所以我想跟三位争论一下,实际上三位刚才说到的,尤其是以罗老师为代表,说创新没有规律,我这个观点正好相反,我认为这创新是有规律可循的,因为在地球上,事实上没有规律的事情是不会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因必有果。到底这个创新的因缘是6平米的住房呢还是不挤地铁、城铁呢,还是其他的?我觉得创新就是激励出来的,咱说点实在,不能光说远大理想,创想口号,咱说实在的,这个创新就是激励出来的。所谓激励有内部激励和外部激励两点,对于内部激励来讲,真正成功的创新型的公司,它对于企业内部的创新发动机,跟那些科研人员,那些研发人员从不亏待他,根据咱们的《专利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对于发明创造的发明人要给予奖励的,对于一个发明人奖励不应该低于3000元。好了,这种激励使内部创新成为可能。
  外部激励角度来讲,当一个企业注重创新了以后,它能不能在市场上抢占先机,还是说创新了以后帮助别人找到了模式,自己成为先烈,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创新的企业能够抢占先机,而且把别人抛于脑后,让它去追赶也追不上,自己占据市场很大的份额,这个时候企业也有了创新的动力。有了创新的动力,我们中国人是很聪明的,现在有一个说法,说我们现在提出一个口号,我们要在中国产生多少个乔布斯,苹果确实是创新很优秀的一个公司,乔布斯是苹果的领军人物,我们真的能够在中国复制若干个乔布斯来,也就复制出若干个苹果来,我们的创新确实上去了。但是乔布斯即便出生在中国,即便他就在我们中间,也有可能出不来苹果,我们需要有那个创新的环境,我们这个环境有没有做到对于创新的这种保护,我们保护的力度够不够,如果保护的力度够,那么我相信中国不是出几个乔布斯的问题,而是乔布斯有可能把我们每天早班的地铁全都挤爆的问题。
  那怎么样去保护?怎么样去提高?我觉得今天讨论的有产业园区这样一个概念,产业园区、孵化器是每个企业最接近的外部环境,我们作为产业园区来讲有没有给企业提供这样的创新保护的环境,有没有帮助他们去了解如何创新,如何保护创新,我们有时候接触一些创业园区,一些孵化器,他们会去举办一些对于自己园区内的入驻企业的培训,告诉他们你们应该怎么去做,科研人员需要这些,只有把他领进创新保护的门,让他看到了说我创新以后能赚到钱,我有希望他就创新了。有很多人不创新,他跟我吐露心扉,我们创新有什么用,我们刚创新完了,某个公司给我们拿过去了,我们还不够研发费用,我们还不够生气的。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能出这口气,就是让他创新以后不被别人模仿。
  【路 宁】:刚才于律师谈了一些看法,和栾总有一些差别的,不知道栾总有什么想法?
  【栾润峰】:很正常,观点不同,立足点不足,看法不同,大家可能会知道,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概念就是创新主要产生于中笑微企业,小型、微型企业,大型企业大家一直认为没有创新,为什么?因为大型企业在寻找创新的规律,所以就没有创新。小微企业没有规律可循,所以他就创新。小微企业用的人25岁到30岁中间的,他自己发出来的声音就可以成为自己的行动,所以他就有创新。至于创新是不是一定要外部的激励我不这样认为,其实每一个创新者,真正的是自我感觉,他首先要满足的是自我感觉,当然我刚才讲的水和空气是必要的环境。这个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创新我们能讨论出一、二、三世界就太可怕了。谢谢!
  【路 宁】:二位对这个问题,创新是否有规律可循,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曹小乐】:我觉得创新就好象生物进化似的,当它出现一个基本基体以后不同的物种都往这边走,适合这个环境就生存,不适合就淘汰。而且创新还有一个问题,刚才也提到乔布斯的问题,你是一个种子还有生存环境的问题,因为创新我们分成两个概念,一个只是一个点子,一个新的点子,第二个这个新的点子在适宜的环境下形成产业化的规模,这一定后者更重要,有点子很多成熟不成熟诸有此类,包括成熟点也死了很多,但是乔布斯只有美国成为乔布斯,迅速把融资解决掉了,产品化专门有人解决,社会分工非常详细,只要有一个点激活它,整个社会围绕这个点创新,于是我们看到它的创新。但在中国产业环境没有那么成熟和发展,这不是体制问题,而是社会发展问题,于是很多好的点子,很多种种尝试还没有尝试就死掉了,比如企业有新的产品想尝试一下,先要到政府那立项,工商立项折腾半天下去了,市场机会,国外产品干掉了,你不能再创新就回去了,再想新的点子。所以一定要创新这一块来说,可能对于点子出现点子更有帮助,但是点子成为产业更需要是产业的环境,国家整体的环境一种优化问题。
  【于现军】:首先我是同意创新是有规律的,而且创新不光是中小微,应该说大型的这种企业创新很多很多,有些创新可能中小微都做不到的,刚才说到创新知识产权,我倒是有这么一个感受,怎么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我们于律师刚才说的,给我们现在很迷惑的,是公司最核心的,在咱们这种国家最核心恰恰是不敢拿出来申报专利,那些不是那么太核心的,边边角角的可以拿出来申请专利,这是在咱们国家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这是一个不太利于创新不好的这么一个现象。
  再说土壤的问题,就是咱们创新的环境。在我们中小微企业生存还是很难的,在起步的阶段特别是需要得到政府机关的一些关怀,恰恰起步阶段很难得到,应该说最近几年中关村的政策非常非常好了,像中关村6+1政策,我们把中关村、北京市,包括国家科技部一些支持创新的政策汇编出来,涉及到我们这个行业的大概有将近2000页各种的政策,应该说这种政策非常的多,非常的全面了。但是在落实这一块恐怕还是需要加强的。
  【路 宁】:刚才大家讨论的这个问题一个是创新有没有规律可循,大家都把自己的想法谈出来了,还有一个就是创新的环境,这是大家共同体会到的,特别是在中关村园区建设上大家是有深刻的体会,确实创新的环境建设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以往我们有的时候不太当回事,认为反正你科学家你就去做,企业家你就想办法自己去努力,但有的时候事情不是这样的,没有一个好的法律环境,就像刚才于总说的不敢去申报,申报了以后申报途中被人拿走了,而且是有苦说不出,所以我们觉得要推进我们企业的自主创新,推进企业的创新实践,创新环境建设,在当前是非常突出的一个问题,这也是我带领我的团队在全国进行调研的时候,大家一致的感觉,全国83个高新技术开发区,我调查了50多个,总体感觉创新环境下至关重要,这个环境包含若干个层次,第一个是企业内部的文化环境不能够妒能忌贤,不能穿小鞋,领导要关注内部能不能创造这个环境。
  有些老总也有体会,环境宽松给大家以激励的时候创新就要好得多。作为园区,作为行业都存在一个环境建设,这个环境建设对于企业的发展都非常重要。比如说中关村园区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这就等于了有了一系列新的环境建设和其它区比较起来,我个人也感觉到我们的园区建设,我们的政策建设可能现在应该有所梳理。有的政策还是若干年前的,甚至有20多年以前的东西还在用,这个可能就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有的中关村的企业,员工可以按照一个新的政策,把户口调入北京,但是老总不行,因为他卡在某某环节上,这个是真实的一个案例。就是显然你的政策环境有问题。所以刚才我们对环境问题做了比较深入的讨论。
  另外刚才大家对源头也都公认到,创新的源头应该起源于客户的需求,起源于市场,事实上源头在企业之外,而不是在企业之内。这个问题涉及到一些理论问题。给我们的时间到了,刚才四位嘉宾有很多话都没说出来,没时间,而且围绕自主创新我们中国面临的问题也很多,中关村园区也面临很多实际的问题,我希望主办方将来有机会,有条件我们可以就其中某一方面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共同进行思想上的交流,把我们高科技企业的自主创新这个生命工程办好,因为没有创新就没有生命,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谢谢各位!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2年4月26日与协会合办《企业知.. 下一篇于国富律师做客搜狐微访谈:谁来..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